|
熱門:

2013年10月22日

譚淑美 訪談錄

下台十年梁錦松教子女:
「一個人太狂妄,很易會犯錯」

梁錦松,大家跟他最貼切的關係,可能是你手中的每張10元紙幣,都有他的簽名。

2003年,這位權傾一時的財政司司長,因被指「偷步買車」而黯然下台。他回到最熟悉、最溫暖的商界懷抱,他現在是私募基金黑石集團(Blackstone Group)的大中華區主席。他跟跳水皇后太太伏明霞及三個子女,永遠是政界八卦版、娛樂名人版的sweetheart。

第一次做爸爸,他已年過五十。他笑說希望在未來幾年,孩子長成少年的時候,他還可以跟他們跑步。「我現在比他們還跑得快一點。」六十一歲的他笑說。沒有很多人約到他做專訪,除非做善事。

這個訪問是國際慈善機構「小母牛」代約的,梁錦松是「小母牛」香港分會主席,題目只限講親子,但他很友善合作,所以有關於地下共產黨員的回應(詳見另稿)。

訪問地點是蘭桂坊一間酒吧的露天茶座,已連續做了四個訪問,來到第五個,梁錦松看起來並不怠倦,倒是天色已撐不下去,全黑了。

談親子,不如由妻子談起。他跟伏明霞是怎樣開始的呢?據報道,2001年他們一同出席某頒獎禮,梁錦松遇上伏明霞,看見她悶悶不樂,於是拿出黑莓手機,開啟遊戲程式給她玩。那年他四十九歲,離過婚。她二十三歲,花樣年華。

「不是Blackberry,那是一部Palm!我們一直談天,後來沒有什麼話題了,所以借部Palm給她玩。」

「然後呢?」

「然後就交換電話囉。」其時,他還未做財政司司長,但因香港行政會議成員的身份常常見報。他也是著名的銀行家,J.P. Morgan的亞太區主席,政圈偶然流傳他是未來特首人選。

「我那時未有這個心(追求伏明霞)的,但有個國寶來香港,我覺得在禮貌上(要盡地主之誼),若她再來香港,我們可以一起吃飯。」

「那第一次約會呢?」

「唔講啦……哈哈哈。」一直在喝水的梁錦松,看起來像灌滿紅酒,有點面紅耳赤。

贏在起跑線

守規矩,回到預設的主題:親子關係。

他們在認識後不足兩年結婚,轉眼間已生了三個孩子。大女兒和兩個弟弟,最大的十歲,最小的五歲。當港爸港媽都擔心孩子會輸在起跑線時,梁錦松的三個孩子,肯定是贏在起跑線上的。

「你的孩子會否也有很多課外活動?」

「有數種運動,我一定要他們學會的。(相信游泳不用在街外學習吧?)當然。游水,還有溜冰、滑雪、踏單車。這是我希望他們學會的,以免他們到我這個年紀才學,一定會跣死。另外,每人最少要學會一種樂器,那時我們推行教改,也提倡這種概念:一生一樂器,一生一體藝。」他說:「我也希望他們學習畫畫,這是創意的泉源。」他曾經是教統會主席,教改路上,擔當重要角色。

「外語呢?」男拔萃書院的退休校長張灼祥,曾經見過有個僅兩歲的孩子,同時學習廣東話、英文、西班牙文。

「他們現在主要是學兩文三語,(沒有西班牙文?)哈哈,未有,時間不夠。」

「那也不算是太怪獸,是嗎?」

他沒有下評論,只說兩夫婦最「怪獸」之處,在於威迫利誘孩子完成功課,於是作為主婦的伏明霞,頓成為家中的「黑臉」。而作為「白臉」的他,下班回家後,功課已完成,是親子玩樂時間,這個父親最受小孩子愛戴。

「你的孩子是贏在起跑線上的,他們知道自己是比較有優勢的孩子嗎?」記者問。

「我們是會告訴他們的,因此我們會帶他們到農村探訪。有次大女兒跟『小母牛』一起去山區,她才真正看見貧窮。那個農戶的窗子破爛了,只用膠紙黏着。家,沒錯是大的,但很empty。她遇到一個同齡女孩,我叫她送本故事書給別人,原本她死也不肯的,於是我們跟她說,你家中有很多書,但這個女孩卻一本都沒有。幾經游說,她才願意送書給別人。」

他說:「我希望他們明白,你在有資源的時候,要去幫助別人。但當別人比你有更豐富的資源,卻也不要羨慕別人。」

「你會否把你以前艱難的歲月,當成故事告訴他們?」梁錦松自幼家貧,全家十一口靠在酒樓打工的父親苦撐。但板間房太小,人大多,他連碌架床也分不到,要在走廊打地舖睡覺。這是他最清苦的童年歲月。

「空談的話,孩子不會明白的,有本書叫做One Minute Management,當事情發生時,第一時間要教育子女。不過,我們也跟他們講過媽媽當運動員的故事,每天訓練九至十個小時,成功背後的努力,是很重要的。」

子女是港孩

家庭富有,有時也帶來另一個問題:港孩。但他說,不太明白「港孩」是什麼意思。

「即是太依賴父母的那種孩子……」記者解釋。

「那,我想我三個孩子都會是港孩!不過,我希望他們透過參與運動比賽,懂得贏和輸的道理。」

「現在有些港孩,不論上大學或見工,都要家長陪同。」記者進一步解釋,近年報道愈來愈光怪陸離,最記得有個碩士生找工作找了很久,一直沒有回音。後來他上了報章頭版,全城熱心幫他找工作,有個記者陪他去見工,別人客氣問他要水或茶?他竟說要果汁茶。

「……希望我的孩子不會這樣吧。」他很不自信的笑起來。

在香港為人父母,近年另一個令他們煩惱的事情是,奶粉搶貴了,幼稚園又排長龍,幾時輪到小學和中學?

這次他的自信回來了,他任職的黑石集團是國際私募基金,私募基金最擅長的把戲是什麼?是從市場尋找各種機遇,低買高賣。例如找到一些不起眼的卻有無限潛能的未上市公司,將它改頭換面後,再推出上市,大賺一筆。

「市場有短缺,也就是表示機會來了,對我們這種(生意)人來說,當然是商機。」他說。

今年,剛剛是他黯然離開官場的第十年,梁錦松在以往的訪問,有點唏噓說過:「我以前太狂妄,太過自信,沒有顧及他人感受,開罪了很多人。」他上場時給人的傲氣,的確令人難忘,例如他說香港人「有咁耐風流,有咁耐折墮」,又說不用再做預算案就「謝天謝地」。

「你有將『太狂妄』的故事灌輸給孩子嗎?免他們重蹈覆轍?」

「我沒有太刻意的說,我個仔也不知道什麼是財政司。但是,若他們的作業取得高分了,我會跟他講一句:不要驕傲,也不要炫耀。也許是自身經驗吧,即使是對的事,若沒有顧及人家的感受,結果可能是做不好的。一個人太狂妄的話,很容易會犯錯。」

2003年的香港,有沙士,有巨大財政赤字。他手起刀落,加稅、公務員減薪、加費,足球博彩稅就是那時的預算案建議引入的……難怪,小市民都反感了。但他指,若當年不大刀闊斧,香港也許會變成今天的歐洲。

香港有個很重要的教育政策——直資教育,梁錦松是催生者。他當年是教統會的主席,母語教學在1998年實施後,直資教育是用來舒緩家長的緊張神經。他是用市場的眼光看待這件事,他認為直資教育有市場。

繼續撐直資

梁錦松家的三個寶貝都已經或有意在直資學校念書,大女入讀聖保羅男女中學附屬小學,二公子現正在拔萃男書院附屬小學就讀,梁錦松早前也為五歲的幼子遞交拔萃的入學申請表。拔萃學費全年為4萬元,聖保羅為6萬元。對他來說,不算什麼錢。

雖然直資制度近年是一個極富爭議的話題,但他到今天仍十分支持推行直資教育。

記者說:「最多人詬病的是,雖然直資學校有一定比例的助學金,讓清貧學生有機會入讀,但是,這些學生沒錢上其他富貴的課外活動,怕被同學看不起。結果2010年的審計報告說,有些直資學校的獎學金,根本送不出。」

梁錦松也不置可否:「我跟很多校長談天,他們說,除了學費,其實還有很多不同形式的補助,但結果是(這些補助的學位)還有很多空位。不過,直資的原意是鼓勵創新,而它的確是做到的。」

曾經是香港金庫的大管家,梁錦松如何教育子女理財的概念?

他頓一頓說:「現在有個很弊的情況,人們很少用現金。他們買東西的時候,都是用八達通的,20元嘟一下,100元也是嘟一下……嘟,沒有sense of value。於是我會告訴孩子,國內農村的貧窮線已提升了,是2300元人民幣,大約等於每月250港元,你想一想大概可以買多少本書?」

「又有一次,我帶兒子去買玩具,他立刻挑了一個數百元的貨色。我一看,嘩,咁貴。我對他說,每次只能買100元的,如果你這次買了這個玩具,之後三次也不能再買了。不過,若你買不足100元的玩具,那餘錢就歸你,怎樣?結果他二話不說,拋低手上的玩具,改為選了一個76元的!」

「你會否拿着一張紙幣,告訴他們貨幣是什麼來的?」

「嘩,他們年紀太小了。」

「有些大家族,帶孩子一起到公司開董事會呢。」

「嗯,我想,我還是希望他們有一個快樂的童年。」梁錦松說。

撰文︰譚淑美

攝影︰郭錫榮

marentam@hkej.com

部分圖片由被訪提供


放大圖片


放大圖片


放大圖片


放大圖片


放大圖片


放大圖片


放大圖片



回上

信報簡介 | 服務條款 | 私隱條款 | 免責聲明 | 廣告查詢 |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| 加入信報 | 聯絡信報

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提供。中證100指數、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。

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,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、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。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。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,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、其本身的投資目標、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,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。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,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,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,本公司概不負責。